舍不得 Teacher Rabiah

星期二带予勤去托儿中心的时候和 Teacher Rabiah 搭同电梯。Teacher Rabiah 告诉我一个坏消息,这星期四是她在中心服务的最后一天。在一旁的予勤也“不知所措”一下,这消息对她来说太伤心了。 其实这一年来,予勤不止一次说:“妈妈,明年我和 Isabell 离开 Rainbow 后,Teacher Rabiah 怎么办?她自己一个人在 Rainbow 一定很寂寞;她看不到我们两个 baby, 她一定很难过,会想念我们 。。。我们也会很想念 Teacher Rabiah 。。。” 想不到这个离别竟然提早八个月。 Teacher Rabiah 应该是予勤 N1 的时候开始带予勤的班,连续两年。后来即使不再担任予勤的班级老师,可是还是很疼爱予勤,时常说予勤是她的 baby, lover or darling;还时常对予勤说 I love you , I missed you 。。。 昨天予勤说她 play time 的时候都没有去游乐场玩,只在游乐场旁走来走去,因为她想到 Teacher Rabiah 要离开了很伤心,没有心情玩乐。 今天予勤更是带着眼泪去上课。 纵然不舍得 Teacher Rabiah,还是要祝福 Teacher Rabiah 在新的工作领域顺利,突破自己,更上一层楼。

Yuchin is my Phonic teacher

予勤说我英语发音不准,所以要给我上语音课。 有时她就在纸张上写了几个不同的读音,要我跟着她唸;往往都是不过关。然后予勤就会去向爸爸或姐姐说妈妈发音不准的糗事。 是啊!我们以前都没有学标准发音,就跟着老师唸,大概有那个音就可以了!这种方法也“造就”我的一口破发音,有时还被取笑。 两小在这样小的年纪就有得学标准发音真好!还没受“污染”之前先将基础打好,以后要学习就更容易了。  

2015 0412 更新护照

原来现在更新护照这么简单了。不用预先拍照片,不用任何文件副本,不用填表格,只需现有的护照,身份证及 RM200。 07:15 抵达Kukup 移民厅,有 3-4 人在门口。接近 8 点,我们就开始排队进去拿号码,拿到 2 号。 拿一号的男士被叫去一号柜台登记,而我在二号柜台。一号柜台的系统出现问题,不能登记;官员将我的资料输入系统里,然后拍照,盖手印。官员说系统犹如龟速,而且时常断线,所以简单的程序也花了一些时间。 3 号在登记的当儿,官员就宣布系统不连线,不能申请了。天啊!我应该说我是幸运吗?可是我反而担心系统再不行,我就没有护照可以回新加坡了! 等了一小时,系统总算恢复操作。一会儿,3 号柜台就显示我的号码,就是缴更新费用的时候。官员说大概一小时之后就可以拿护照了。 一个人去龟桥走走,这里越来越多度假屋,一间比一间新,一间比一间高。吃了早餐再进去移民厅。比原定的时间更快拿到新护照。其实,只要系统不耍脾气,差不多两小时内就能拿到新护照。  

没有酵母的吐司

昨天做的白吐司竟然一个早餐就吃完了,通常一条吐司是可以顶两天,难道昨天的特别好吃? 没办法,今天只好再做一个。 所有材料都放进面包桶后才发现没有酵母了!赶快上网问谷大哥!! 网上有人说可以用 double baking powder 或 baking soda 代替,但要加点酸性液体如柠檬或醋。家里就只有 baking powder,也不多想就加入和酵母相同分量的 baking powder。 发酵后的面团很光滑,有点粘手,可是就如网上所说的,面团不会发得很高大。因为体积比较小,所以我只烘 30 分钟。 味道嘛 。。。可以吃,可是就没有面包体的蓬松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