予勤想逃学

最近予勤总是要求我提早叫她起床,7:10am 爸爸带她去托管中心。这样早就为了可以随意选择自己要玩的玩具,乘同学还没来之前独乐乐。 昨天放学一进门,予勤就喊到:”妈妈,明天不用早早叫我起床,我要迟迟去学校!“ 咦!有古怪哟!难道和同学吵架?予勤说不是。后来才招供说她今天在学校顽皮, 没有跟从 Teacher S 的指示;后来又向 Teacher Y 伸舌头。两位老师都说明天要向 Teacher L 报告这件事,予勤担心 Teacher L 会骂她及处罚她。根据予勤的逻辑,如果她比较迟去学校,Teacher S 及 Teacher Y 可能会因为没有看到她就慢慢忘记向 Teacher L 报告这件事。啊!这种鬼注意都给你想到。 早上出门前,予勤还故意慢慢来,一路上还一直说她有点害怕。我告诉予勤:“如果你觉得你昨天对 Teacher S 和 Teacher Y 不礼貌,你今天应该去向她们道歉。我相信老师会原谅你,你也不会这样心不安。” 傍晚一到家就在门口喊:“妈妈,我很幸运 leh!老师都忘记跟 Teacher L 讲,所以我没有被骂 。。。哈哈! 幸好啊!” 看她的得意样,都把之前的紧张不安心情抛在脑后。女儿啊!如果不做坏事,你就不用这样紧张不安啊!

2015 0815 予恩:Grade 2 ABRSM Music Theory Examination 乐理考试

上星期,和予恩闹僵又和好后,予恩很主动的温习及叫我给考题。接下来几天,表现非常好,只是几个词汇重复错误;然后又几次提醒予恩要把字体写好,写的太潦草会被扣分。 这两星期的温习中,我觉得予恩平时是有花时间学乐理的,而不是临时抱佛脚。是我错怪她,对她没有信心,以为平时没看到她拿出书本温习就是不积极;再加上老师的反应,妈妈更加否定她平时的努力及自律。妈妈太糟糕了。 早上要出门前,予恩才说:“妈妈,去考试好像不能穿凉鞋,要穿包鞋。” 吓!予恩穿的正是凉鞋!这个时候要我上哪儿找包鞋给你啊?管不了那么多,我们还是出门去考场。 嗯!注意到,所有考生都穿包鞋,予恩更加不安。我说:“没关系,如果真的不行,你就跟妈妈换鞋;比较大双也不用紧,反正你是坐着。” 后来顺顺利利进入考场。一小时后去接予恩,她已在礼堂外等了。这样早就出来?予恩说她在考场里还是很担心考官发现她穿凉鞋,所以她尽量把脚缩在椅子下,并且快快做完考题快快出来。我还真担心予恩没把考题看清楚,随便写答案也没仔细检查。 予恩说她有检查,而且觉得考题蛮容易的。好!祝你好运。

我当”虎妈”的日子:予恩的音乐理论第二级考试

去年予恩参加音乐理论第一级考试,她都是自己复习,老师也不曾反应她成绩差或没做功课。 去年年尾换了钢琴老师,予恩总是说她喜欢这个老师,可是不知为何予恩的学习变得很慢,比较少主动练琴,老师差不多每星期都问我,“予恩在家有练习吗?没什么进步”,“予恩没有把功课做完”,“上星期教的,予恩今天还是不会” 等等 。。。 八月一日钢琴课后,老师说予恩的 Performance Directions 部分很差,给她做 past year paper,她竟然整个部分都没有写答案,白白浪费十分。惊吓到! 再过两星期(八月十五)就考试了,竟然出现状况! 在车上,予恩又因为坐姿让我更加火大,狠狠的骂她一顿,然后告诉她,妈妈要插手管这件事了! 从今天开始,每天晚上予恩必须跟着我一起温习乐理。回到新加坡,予恩把考试范围分成五个部分,每天温习一部分,一共 78 个词汇。第一天,顺顺利利过关,全答对。第二天,除了第二天的部分,我还把昨天的题目再测验一次,每天增加题目。 某天,予恩“罢工”不肯做试题,可能她累了或想和予勤玩游戏;我却坚持要她把试题做完。  我们闹得很僵,予恩故意不写答案,反而在纸上涂鸦,不然就写 IDK (I don’t know)。我气极了,那些都是我花时间一笔一划手写的考题,她就这样糟蹋了! 第一份考卷没了,我重新写过;第二份没了,我又再写。我足足写了三份考题。其实我更生气的是她的态度!对妈妈大呼小叫,不然就是不应我;还把责任推给别人,好像自己完全没有错一样。 我那样坚持要予恩完成那天的考题其实是要予恩知道,这样的温习方式是我们两个人同意的,所以她必须完成,除非有可以接受的理由;而且现在已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浪费。如果平时她有做准备,那我们就不必这样 last minute 备战了。最后予恩还是完成那天的考题。可能她知道妈妈的坚持。做完,予恩去睡觉,我一个人对着考卷,忍不住哭了!自责怎么把场面搞到这样? 后来,去房间抱抱予恩,和她谈谈。我告诉予恩,妈妈不想当“虎妈”!

2015 0809 Shuttle Tebrau 新山– 新加坡短程火车初体验

从 2015 年 7 月 1 日 开始,所有南下北上的火车都以 JB Sentral 站为终点及起点,长途火车将不会再驶入新加坡或从新加坡出发,取而代之的是来往 JB Sentral-Wooldlands-JB Sentral 的 Shuttle Tebrau。根据 KTMB 的资料:1) 每班次可载 320 人,2)free seating 制,3)火车上没有厕所及食堂,4)购票处:JB Sentral 及 Woodlands 站售票柜台,也接受网购,5)出发日期的一个月前就可购票。 8 月9 日新加坡国庆日长周末假期,怕星期天回来的时候塞车,我在 7 号早上就上网订票。要网购必须先在 KTMB 的 网站注册户口。 3 点半开始排队进 Gate A 查票,然后下楼梯走到移民厅检查护照及行李,再下楼梯来到 5 号月台,列车已经在等我们了。5 分钟就抵达兀兰站,过新加坡移民厅检查护照及行李,再往前走,出了门口就是 Woodlands Centre,门口就有的士站及巴士站,非常方便。 Shuttle Tebrau 无疑是每天往返新山-新加坡的工作人士的一个好选择,虽然价钱有点贵,但可以避开早上及下午的拥挤高峰期,原本需要 1 ~ 2 小时的塞车,现在只需 5 分钟就能抵达,而且能更好的掌握时间…

2015 0807 长途跋涉八小时回家

长周末假期,预料新马两国的关卡肯定大塞车。以前驾车回就会大概早上 5 点就开车,现在没有车了,巴士也没这么早开,所以没打算早起回家。 早上起床后就迎来一阵久违的雨,开 SG Checkpoint Apps 来看,还真的不是简单的塞;再看看脸书里《新柔关卡路况情报站》组群里,到处都是“哀嚎”的网友,两个关卡都是满满的车阵及人龙,听说在长堤连走路都拥挤。这一塞应该要至少五小时才能达到新山吧! 中午看到新加坡进入 Tuas Checkpoint 的路上已没塞了,我们就出门去 Jurong Point 吃午餐及搭巴士回家。一点半在 CW6 的 车站已是长长的人龙,这一等竟然等了一小时才有巴士,听说前面的搭客有些等了两小时,也有不少人中途离开不等了。 顺顺没堵塞进入新加坡关卡,通关也很快;可是去马来西亚关卡的巴士的人龙是长又长。我告诉两小如果没有位子就不要上巴士,因为前面一路堵塞到马来西亚关卡,不知道要几个小时。我们等到第三辆巴士才有得上。接下来的两小时,我们就在巴士上度过,感恩我们有位子坐,两小也只好稍微的闹闹,不然我要发狂了。 在马来西亚关卡满满的旅游巴士,中国游客为主,这样堵塞真的破坏游玩兴致。在排到还有四个就到我们的时候,一个中年男子企图插队,前面的男生不让他插队,他男子稍微往后移,站在我前面。 我问他:“你做什么?插队啊?” 男子:“没关系,没关系,这样可以,这样可以” 我顿时冒烟,提高嗓子:“什么没关系!每个人都排队,你凭什么插队?” 他见我不让他插队,就缓缓退后几步,排在我们后面。真是够厚脸皮的!我还是不让他插队,他一直脸带笑容说:“没关系,这样可以!”。这招也未免太“厉害”了,就是不管人家如何讲他,他就带笑脸,让你也奈何不了他。连我警告他,我要叫警官来,他也不怕,还是“没关系,没关系,这样可以,这样可以” 这时刚好轮到我们,我交上护照,并告诉官员插队的事,然后我们就离开。 予勤一边走一边往后望,然后笑出来,原来官员挡着他不让他过;予勤哈哈笑说:“活该!”。想不到,这事就成为我们一路上的笑话。 予恩说:“妈妈,你很勇敢!如果是我,我一定不敢!”。 其实,妈妈也没想到今天我会这么勇敢!可能堵塞太久,不甘心给人这样插队,而且又是个健全的男人!我一个人带两个小孩都守次序排队啦! 到 Gelang Patah 已接近六点半,下一躺去笨珍的巴士是 7:45pm,所以我们去吃了晚餐才走去车站。怎么知道,巴士都在车龙里,所以没有巴士去笨珍,只好等 8:30pm 那趟。在巴士上,两小累得一左一右的靠在我身边睡着了。虽然我也很累,可是却睡不着,可能怕睡过头过了站,也可能在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。 在等巴士的时候,告诉两小,我们大概九带点多才会回到外婆家,整整在路上 8 小时了,可以去到槟城了。两小不觉得累,反而为这个“记录”沾沾自喜,自豪!回到家马上向外婆报告我们今天的“战绩。女儿啊!当妈妈看到你们这样的反应时,妈妈有点惊讶又欢喜,你们的反应如此正面,没有埋怨,也忘了没有车带给我们的不方便,笑一笑,八小时的疲劳就过了。   1:30pm Jurong Point CW6 bus stop 2:30pm bus to Second Link 3:15pm bus to Malaysia custom…

予恩 Severely Underweight 严重体重不足

我小时候很瘦,老爸要我每天吃几粒黑黑的药丸,那味道有点重但不难入口;到现在有时吃中药,还会觉得那味道就是小时候那黑黑药丸的味道,有熟悉感,好像又回到小时候。除了药丸,老爸有时还要我喝野味汤,蛇,果子狸,四脚蛇等等。老爸的话就如圣旨不能也不敢违抗,眼泪也不敢流就乖乖的喝下。长大了还是瘦瘦,一直到生了两小后才稍微有点肉肉,但却是长在腰部肚腩,变成水桶腰了。 予恩和我一样,瘦瘦的。每次家庭聚餐总会被身边的长辈讲一轮。我也没有要予恩增肥的计划,反正只要她食量不差,不严重偏食,少生病,身体健康就可以了。 今天予恩带回来一封 Health Promotion Board 的 信。原来学校有身体检查,予恩被归纳为 severely under-weight 严重体重不足。吓!我还以为只是体重稍微偏低,却没想过严重体重不足。听说过胖的会被安排做 treatment,如运动及减肥餐;不知道体重不足的是不是也有增肥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