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节。裹粽子。

上两星期,妈妈已经裹了一次粽子,这周末又再来一回,只为了在外生活的女儿要回娘家,要吃妈妈裹的自家粽子。 我昨天傍晚就带予勤一路塞车回笨珍,今天早起当妈妈的“丫鬟“。 昨天外婆要予恩把粽叶分开,放在盆里用水浸泡;早上予恩帮忙把粽叶一片一片用布抹干净。我们家还沿用香蕉丝来裹粽子,这些香蕉丝是妈妈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的;香蕉树身一片一片剥开,切丝,再晒干。晒干后的香蕉丝可以保存蛮久的。 然后妈妈就开始炒材料,有猪肉,虾米辣椒,冬菇,栗子,红豆沙及鹌鹑蛋。之前有朋友说,我们家的粽子很特别,因为有鹌鹑蛋。记得小时候,鹌鹑蛋不便宜,只有端午节吃粽子才有机会吃到,所以我们都特别珍惜;如果不幸运拿到一粒没有鹌鹑蛋的粽子,还真的很失望。 这次裹粽子行动,可以说是三代人一起裹。外婆把粽叶弄成形状,我放糯米饭,再传给予恩放馅料;再给外婆整形包裹。裹粽子真的不简单,材料要炒得好,够味;还要有技巧,饭团馅料要捏紧,不然会松塌散掉,也很难裹成型;如何把粽子扎成三角形也很考功夫,我跟着妈妈学裹两三年了,还学不到一半的功夫。裹到一半,好累,由妹妹及外甥接手,幸好今天家里人多,不然有够累的。 开心看到予恩今天愿意也有兴趣帮忙;自己有动手弄,她也吃的很开心。予恩说外婆的粽子最好吃。不知道我有没有本事学到妈妈的手艺,让女儿也会想念我裹的粽子。

剪头发

两小的这头长发已经留了一年多了吧?平时不爱绑头发的两小,在家总是披头散发,乱糟糟,惹来家里长辈无数次叫她们剪头发,但她们都不依;两小总觉得女生要留长发,短头发是男生。我虽然有时也会为她们乱乱的头发唠唠叨叨,但也不能强拉她们去剪头发,所以也唯有每天早上帮她们绑头发。 前两天告诉予恩,我要去修剪头发;予恩马上说她也想去剪。太意外了!予恩的头发属于粗厚型,又时常打结;头发越长,她就觉得越来越难洗,所以她才想到要修剪短些。姐姐一说要剪头发,妹妹也二话不说的跟着剪。 剪短了,两小说:“好轻松!”

Monopoly

予恩已经好几次要求我买 Monopoly 给她。我总是以她们没有自律,不会好好收拾为理由来拒绝她。后来在书展上看到有折扣,在两小再三要求及保证下,我还是买了一套小版本的。 刚开始玩的时候,两小的“钞票”撒落一地,又得花时间收拾,不然一阵风吹来,都不知道被吹到那个角落。妈妈看不过眼,马上动手做三个钱袋;两个给玩家,一个给 banker。这样就整齐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