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ul, 我的上司

三个星期病假后,星期一回到公司复工。10点多在忙的时候,接到美国总公司 Senior Director 的电邮,说我的上司 Paul Cecchini 于美国时间一月七号晚上病逝。看到电邮,我忍不住流下眼泪。 Paul 今年 67 岁,是我的直属上司,一位很慈祥的长辈。第一次和 Paul 见面是我加入公司一个月后去美国总公司受训,那时我不敢在美国驾车, Paul 好热心的每个早上来旅店载我去办公室。 五年来,和 Paul 合作得很愉快,他时常会鼓励我们; 有时会收到他赞许的 email; 面对其他部门无理的要求,他总会开声帮我们挡掉。就因为和 Paul 配合的很好,我几次放下辞职的想法。 这几天每每一想到 Paul, 不管是在巴士上,地铁里,办公室里。。。我都会忍不住流下眼泪;这种情形就像当年老爸离开我们的时候。 虽然知道 Paul 已不在,可是我还是不愿意把他的名字从电邮里删除,每一个 email 依然 cc 给他,仿佛不愿意接受他已离开的事实。一直到星期四,他的电邮户口正式在公司邮件系统里删除。好失落。 和美国同事聊起 Paul, 我们都舍不得他,更惋惜及心疼他这几年健康出些状况,却不肯休息,没能享受他的退休生活。 这五年里感恩有这么好的上司。是我的幸运。愿安息。

2017 0103 小肠乱乱跑 (七)

两小开学了,只好收拾包包及心情回来新加坡。这星期麻烦妈妈了,每天都要煮粥或蒸鱼给我吃! 今天去国大医院复诊。医生安排抽血检查,因为住院期间,医生留意到 haemoglobin   太低。是啊! 2015 及 2016 的身体检查报告就显示 haemoglobin  过低。Dr Bonny 建议吃红肉如牛肉,对一个不是肉食者好像蛮难的。之前听妹妹说,她怀孕的时候也是   过低,所以那期间她也别无选择的吃些牛肉。 上星期还有些裂开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,开始干了。看了今天的状况,放心了。医生说恢复的很好。人的身体真的好神奇,皮肤这样深深的被割开,却在三星期里自行愈合,如果没有疤痕,根本就看不出有开过刀。 医生也说,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复发,所以如果觉得肚子有特别的疼痛,最好做检查。啊! 不要! 不要! 不要! 不要再来! 经过这次开刀都会觉得体力大伤,再来就要命了。

告别 2016 迎接 2017

2016 年过去了。 予勤顺利完成小一学业,也适应的很好。学年成绩也相当不错; 只是予勤自信心不强,总觉得自己成绩比姐姐差,也不像姐姐那样拿了许多奖状。 其实妈妈对于予勤的成绩也很满意,也欣慰予勤在小学找到新朋友。妈妈更在意的是予勤的情绪管理。这一年里,予勤进步许多了,哭闹次数减少,也更快的收拾坏情绪。妈妈知道在予勤心里,她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小孩,所以有哭闹的权力。 至于予恩,将进入小四; 成绩维持中上但总分成绩是每况愈下,一年比一年差。突破的是,予恩终于有勇气和音乐老师在学校全体师生前同台演奏钢琴。之前有几次表演机会,可是予恩就是没勇气,说白了就是怕表演出错,怕给同学笑。所以这次真的是大大突破。 妈妈对予恩的期待是,希望予恩能积极些,不要丢三落四,把自己弄整齐些。当然,小四的功课越来越多,希望予恩能应付的很好。 2016 年没什么坏事发生,除了突发的手术。希望 2017 年多做点运动,身体健康。本来12 月的时候开始跑步,傍晚的时候跑步去托管中心接两小回家,跑了三星期却因为突发手术而暂停。 祈祷妈妈身体健康,快快乐乐的陪伴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