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 0327 YuEn is 11th

今天是予恩十一岁生日。 予勤比姐姐还兴奋,绞尽脑汁想让姐姐有个生日惊喜。昨晚就迫不及待把姐姐拉进房间,要给姐姐看她想出来的惊喜。姐姐还需要过几关才拿到拿张“生日特权”的纸条。 昨晚问予恩,要去Jurong Point 吃晚餐吗?她说,不需要,因为上周末已经吃了大餐,而且还花了不少钱买家具。谢谢予恩的贴心;在我们家没有大事庆生,但至少要吃个蛋糕或吃一餐。 商量后,决定让两小放学后一起搭巴士去Jurong Point 和我会合。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独自搭公车,在予恩十一岁这天做这样的决定,好像是在验证女儿长大了,独立了。 后来因为傍晚时分下雨,两小就搭巴士到 Lakeside 地铁站,再转地铁到 Boon Lay。两小顺利完成任务! 和我会合后,两小不停的说着一路上的事,她们差点就搭错反方向的列车。 予恩说有个同学和她同日出生,而且差不多同时间出生,感觉像是她的双胞胎姐妹。话还没说完,予勤就急得大跳,大声抗议着说,“姐姐不要我了!姐姐不要我了!姐姐那里可以这样!”,姐姐赶紧去抱抱予勤。 予恩选择了Manhattan Fish Market,我们也好一阵子没来这里了。吃完主菜,要吃甜品时,予勤要帮予恩唱生日歌,予恩马上阻止予勤,要她小声点。这就是两姐妹的不同,姐姐低调,总把事情放心里。这和我的性格相似吧! 十一岁的予恩,喜欢音乐,课业从不让我操心;晚餐后,会帮忙洗碗,除非当天有很多功课;偶尔会晾衣服;来外婆家住的时候,会帮忙外婆晾衣服,为外婆按摩脚,偶尔会到厨房帮忙。这些都成为妹妹的榜样,有时会跟着做。对予勤来说,姐姐真的好厉害,功课好,会跆拳道,会弹钢琴。 当然,予恩有些坏习惯依然改不了,时常忘东忘西,有时拖拖拉拉;有时提醒她收拾东西,她都说知道,等下会收;可是到最后总是忘记。 祝予恩,生日快乐。天天开心。   Advertisements

告别了2017 迎接 2018

这一年,混乱的一年。 2017 一月,三个星期的病假后回到工作岗位的第五天就接到上司Paul 逝世的消息。Paul 的离开多多少少改变了现有的工作模式,也影响了一整年的运作。 这一年,被工作搞到焦头烂额,应该说在这公司六年来最混乱的一年。 Paul 不在了,我直接report 给不按牌理出招的 senior director。时常接到不是我工作范围的”特别任务”;时常被问到一些我不明了也无法回答的问题;时常被问到为何某某这样做?为何某某不这样处理工作?以往,订单犹如海啸般来得急但也去得快,还有喘气的机会;可是今年却是地震,海啸及无数次的余震,一波又一波。一整年可说是极度的高压中,每天都做到好迟,牺牲了不少私人时间,连晚餐都没时间煮,只好订 tingkat。 过去几年,上司说了好几次要增加人手分担我的工作,我都拒绝了,因为觉得还可以应付;今年就伸白旗,也找到人选,一月四日开始上班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2017 的最后一天,如往年,这里社区有倒数活动,可惜天不作美,节目刚开始就下雨了。那个每年都说要去倒数看烟花的予勤依然叫不醒,依然错过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今年的旅游,三月去了台湾;八月去槟城。讲了很久的北海道及邮轮还是没有成行。 新的一年: 希望更换工作环境。怎么说都在这公司呆了七年多,是时候换工作了。 希望身体健康,希望妈妈健康。 希望两小学习及成长快乐。 希望多一点旅游。  

吵吵闹闹的假期

今年的年尾假期,因为托管中心结束营业的关系,我让两小在外婆家住一个月。加上妹妹的两个孩子,总共四个,年龄介于九到十一岁,可以想像闹翻天的情况。 四个小瓜,有时挤在一起上网玩游戏;有时在后院找乐子;有时自创游戏;有时帮外婆弄点家务事;当然少不了拌嘴吵架。第二个晚上就接到予恩的电话,哭着说不要在外婆家,要回来新加坡。 看到姐姐在哭,予勤还会安慰姐姐;姐姐哭到说不出话,妹妹就在一旁补充。两小还说,这个星期里,她们没有和对方吵架,所以很开心。 唉!以前总是要求假期不要去托管中心,要去外婆家;现在“愿望“实现了,却想回来。

2017 1104 ABRSM High Scorers’ Concert 2017, Johor Bahru

十月七日去上钢琴课的时候,老师说予恩被邀请在 ABRSM High Scorers’ Concert 表演。 问予恩要去吗?她说,”看表演。。。好啊!去咯!” 我说,”对!是去看表演;是你在台上表演,我们在台下看!”。予恩面有难色,老师说,这是难得机会,训练胆量,也去看看别人表演。 予恩考虑了一天,才决定参加。她说,”以后不要考太好,不然又要去表演!” 哈哈哈!这是什么逻辑! 马来西亚的ABRSM High Scorers’ Concert 在全国几个地点举行,予恩参加的是新山区。 四点半,带予恩去会场集合彩排;负责人说明了演奏会流程及礼仪。钢琴项目先彩排,之后有吉他,小提琴,中提琴,大提琴及唱歌。予恩被排到最后第三个。 看到大小提琴演奏时,都有钢琴伴奏;我就开始在幻想予勤拉大提琴,予恩钢琴伴奏的画面。不知道,会不会有这天的到来。 六点离开会场去吃晚餐及准备;予恩一脸疲倦样。买了晚餐去房间吃;可能紧张,加上疲倦,所以也只吃了一点点。 演奏会后,予恩说,当前一位表演者表演到一半的时候,她已经紧张得好像心都要跳出来。是啊!如果换成妈妈表演,可能我会紧张到脚软或弹错。 予恩真的好勇敢。 YuEn 10y7m7d

和姐姐分享糖果

予勤有两颗糖果。自己吃了一颗,另一颗想要给姐姐,但又舍不得。虽然最后她还是把糖果给了姐姐,但要求姐姐只能吃一半。姐姐不依。 予勤要姐姐把整颗给回她;姐姐却把整颗糖果塞进嘴巴。予勤生气。 后来,姐姐也生气的把整颗糖果吐出来还给予勤。予勤尝试咬一半;不行,咬不断。予勤就舔了一口就把糖果给回姐姐。   予勤委屈的说,她在外婆家已经吃了一颗,所以想一颗和姐姐分享,但又舍不得。矛盾。纠结。 妈妈很欣慰,你越来越会分享;可是你的三心两意总引起姐姐的不满。你可以跟姐姐说,”我想请你吃,可是又舍不得。你可以让我舔一口,或给我一半吗?” 姐姐因为你的分享,她也很开心;但也觉得生气,因为给了她东西,还要”抢”回去。

2017 0821 ~ 0823 CPS P4 Camp

小四生一定对这个活动又爱又恨。爱的是不需要上课,可以玩乐三天;恨的是没有舒服的床,喜欢的食物,还有可怕的蚊子蚂蚁昆虫等等。 蛮担心予恩不能适应,因为她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,也很少户外运动,就只有taekwando 及学校的体育课。但她似乎很平静的等待生活营的到来,没有特别害怕或担心。 上周末我们去槟城游玩,所以提早一星期叫她把包包整理好。她照着老师给的checklist, 加上予勤的帮忙,把物品一一装袋放进背包。星期天回到新加坡,予恩再次把背包拿出来一一确认。 星期一晚上,没有姐姐陪伴的第一天,予勤开始喊闷了,她说,”姐姐没有在,真无聊!” 现在幸好有 Class Dojo,老师不时会传来学生在营区的活动照片,家长看了也放心。 今天破例让予恩放学后直接从学校搭校车回家,没有去托管中心;这两晚,她一定睡不好,所以让她留在家休息。我放工回来,她就滔滔不绝的讲营会的事;予勤一看到姐姐就又抱又亲的。 我还没放工回来前,予恩就自动的把衣物放入洗衣机清洗;把用品一一归位。真是意外惊喜,不用吩咐就主动做好。认真的小孩真可爱。 予恩说很好玩,很刺激,希望还有机会参加这类活动。她还告诉予勤,”如果你去营会,你一定会想念妈妈煮的饭菜,一定会觉得妈妈煮的饭菜很好吃。”

予恩:剪头发

又一年,头发又长了,又开始乱七八糟,每天都要给妈妈唠叨。三个星期前,当予恩看到八姨把头发剪短,她有点心动,开始纠结要不要剪短头发?她一边觉得长头发比较难打理,一边又怕短发像男生,不好看。 予恩还提起只要剪到齐肩,我总觉得要剪就直接剪短,反正头发都会长回来,而且予恩这几年都是留长发,可是试试短发的感觉。 从槟城回来,在笨珍外婆家的时候,说着说着,予恩就决定去剪头发。到了理发店,我知道她还在纠结要剪多长,我继续怂恿她剪短,也许也带点强迫性。坐上剪发座椅的她好像骑虎难下,也乱了思绪就这样头发被剪短了。 虽然几个阿姨都说她短发比较好看,但予恩还是觉得不好看,不满意新发型;唯一让她开心的是洗头变得轻松了,而且很快干了。予勤看到姐姐这样轻松,也约我下星期带她去剪短头发。 我倒觉得短发的予恩好像回到小时候肉肉的脸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