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 0103 小肠乱乱跑 (七)

两小开学了,只好收拾包包及心情回来新加坡。这星期麻烦妈妈了,每天都要煮粥或蒸鱼给我吃! 今天去国大医院复诊。医生安排抽血检查,因为住院期间,医生留意到 haemoglobin   太低。是啊! 2015 及 2016 的身体检查报告就显示 haemoglobin  过低。Dr Bonny 建议吃红肉如牛肉,对一个不是肉食者好像蛮难的。之前听妹妹说,她怀孕的时候也是   过低,所以那期间她也别无选择的吃些牛肉。 上星期还有些裂开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,开始干了。看了今天的状况,放心了。医生说恢复的很好。人的身体真的好神奇,皮肤这样深深的被割开,却在三星期里自行愈合,如果没有疤痕,根本就看不出有开过刀。 医生也说,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复发,所以如果觉得肚子有特别的疼痛,最好做检查。啊! 不要! 不要! 不要! 不要再来! 经过这次开刀都会觉得体力大伤,再来就要命了。 Advertisements

2016 1228 小肠乱乱跑 (六)

星期五晚上出院后,星期六在新加坡家里休息一天,星期天忍不住叫车载我回笨珍。还是笨珍家比较舒服。 今天要去诊所把钉拿出来,十四根类似装书钉的钉子。医生就手握两支钳子,一根一根的拔起来。每拔一根就痛一次,蛮难过的。问医生现在都用这种钉子不用缝线了吗?医生说手术后,用钉子比缝线快及方便。 靠近肚脐的部份,伤口愈合了;反而靠近胸部的部份还没有完全愈合,伤口有点开开。医生试着用胶子把伤口粘紧,希望接下来一星期不会发炎,希望伤口会自行愈合。看到伤口这样蛮难过蛮担心的。  

2016 1223 小肠乱乱跑 (五)

今天午餐终于”正常”了,有鸡肉,有蔬菜,莲藕汤及水果。 护士清洗伤口,复原的不错。想不到,生两小时没开刀,现在竟然为了小肠而留下长长的疤痕。 早上医生来巡房,说如果下午没有突发状况,下午就可以出院了。中午连主治医生也一起来,和我握手,说状况很好。我开玩笑说怎么不顺便把我腰围的赘肉一起割除?不然缝紧一点也好啊! 医生们听了哈哈笑。 中午在厕所坐了一会,今天”收获”比昨天多。 三点,医生再过来检查,也批准出院。我告诉护士,老公傍晚七点过后才能来接,她说没关系,因为医生三点才批准出院,所以医院不会算多一天的”住宿费”,还安排晚餐给我。 等到六点,护士才送来报告书,药物,复诊预约卡等等; 然后再等护士拆血管。唉! 左右手臂都肿肿的,可能水肿吧!连裤头都变窄了, 这两天觉得自己状况不错,可是走一段路到的士站都觉得辛苦,太高估自己了。回到家竟然睡不着,试了几个枕头都睡不好,不是太软就是太硬,不是太高就是太低;最后差不多是半躺着睡。好想念医院的那张床。

2016 1222 小肠乱乱跑 (四)

医生说复原的很好,应该明天或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伤口没什么痛,就是不能大动作。 今天午餐终于吃到稀粥; 晚餐是同样的食物,不过稀粥就好一大碗。现在都尽量慢食,慢慢咀嚼,再慢慢吞。 精神不错,一天的时间就是吃,喝,睡,看书,看电视,滑脸书,不然就回复公事邮件。 今天最大的喜讯应该是 。。。大便,虽然是小小的两小粒! 不管是生产或开刀后,大便就好像捡到黄金般珍贵。

2016 1221 小肠乱乱跑 (三)

今天终于获准进食液体食物。三餐都是一样的”食物”, 有点失望。所以说,人是贪得无厌的,昨天没得吃,就想有得吃就好; 今天有得吃,虽然很满足,但还是希望吃更好的。 物理治疗师要我起床,挂着尿袋到房外走一圈。因为有尿袋所以行动比较缓慢,背也无法挺直。想起昨天,护士拉着我的点滴架及尿袋,带我进厕所洗澡。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脱光光的感觉真的不好,可是又没办法,只好假装当她透明,自己快快用湿纸巾把身体擦一擦,再让护士帮忙穿衣。 下午终于除掉尿袋,行动方便多了。可是左手臂肿胀,又挨针把针管都搬去右手。 两小来探望妈妈。两天没有看到妈妈,予勤忍着眼泪要抱抱。予勤说妈妈好可怜,生日竟然在医院渡过。对啊,今天是我 45 岁生日。 白天的时间就做呼吸练习,看书,看电视,上网,工作,睡觉中渡过。虽然这样的日子,没有工作压力,但蛮废的,就是没目标的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。只能告诉自己,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。

2016 1220 小肠乱乱跑 (二)

昨晚在睡睡醒醒中渡过。白天也一样。 没有入食,靠点滴。无需上厕所,靠尿袋。食道管还用着,再加氧气管。有点像废人。 早上物理治疗师拿吹气管来要我练习呼吸; 然后教我在床上做双脚舒展运动,以免双腿僵硬,不能步行。 昨天下午,插针管的右手臂肿胀,所以把针管换去左手臂。今天又因为左手臂肿胀,再搬回右手。又挨针。 一整天睡睡醒醒,有时睡得正甜,又被叫醒量血压量体温。 下午三点多终于转去四人房,那路途真远,转来转去,都快晕了。 虽然申请四人房,可是这房间小,所以只有两个床位。真好,比较安静,有冷气,有电视,有厕所。 晚餐时间,隔壁床位飘来饭菜香。好饿啊。

2016 1219 小肠乱乱跑 (一)

昨晚七点多吃晚餐的时候,肚子突然痛起来,痛在肚脐之上。忍到十点多才去对面的诊所,竟然没有诊所开门,只好搭的士去 Jurong West 找诊所。医生看了后,皱皱眉头说转诊去 NUH。拿了信,马上搭的士去医院急诊处。幸好马上获得处理,之后几个小时就是一系列的检查,验尿,抽血,x-Ray,子宫检查,最后进行 ct scan,医生说 CT scans 多多少少都会有辐射,所以不到最后是不会安排。被插了三次针抽三次血,第一次右手臂; 第二次左手臂说是第一次的份量不够; 第三次抽动脉。 在等待的几个小时,肚子没有停止绞痛,而且越来越痛。肚子有些肿胀,感觉有东西要发射出来。 医生安排食道插管,以前看过老人家插管时痛得呱呱大叫,今天亲身经历了,真的是无比的不舒服,超级恶心。护士一边将管子从鼻子推进食道,一边叫我吞; 我想咳嗽不能,想喘气不能,只能乖乖的一口气一口气的吞。每吞一口气,里面的黄黄污浊的水就被排出来。整整排了约 200g。 一个晚上都不允许喝水,喉咙及渴。后来医生安排马上开刀,说是 laparotomy and untwisting of small bowel volvulus。 进入手术室前,又被问了一系列同样的问题,虽然知道这是作业标准,可是我真的好累了,同样的问题被重复问了好多次! 我失去耐心。 做麻醉 epidural,麻醉师说我的脊椎有点弯曲,可能弄不到。她试了两次都不行,只好放弃。醒来前发生什么事,我就一点都不知道了。 醒来在病房里,接着几个医生都来看我,而我还是昏昏沉沉,先睡再说。 平时怕冷的我,选择入住没冷气的六人房,虽然每个床位都有风扇但也有些闷热,尤其下午时间; 对面阿姨日子苦闷总打电话找人聊天; 对面左边的印度裔婆婆和她的女佣不时在聊天; 外面护理站好忙好吵; 不远处的病房也不时传来哀叫声,吵死了,生病了还不好好休息,还有力气大喊大叫。还有每三小时被叫醒量血压及体温。最后选择换去四人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