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生不喜欢跟我玩

予勤说她的男同学喜欢和她一起玩,因为予勤比较不会撒娇;玩耍的时候,如果跌倒,予勤也不会轻易哭。男生都怕女生哭,因为女生一哭,男生就会被老师骂。而且予勤现在是 Taekwando 红带,几个男生还在初级,所以他们觉得予勤好厉害。 女生不喜欢和予勤玩,因为她们觉得予勤好粗鲁,使力比较强,有时会被予勤弄痛。 还记得在予勤一二年级的时候,还时常听她说女同学的事,所以我还知道她女同学的名字;可是三年级分班过后,她就很少说这些了。 我对她和男生玩在一起是不反对,只是时常提醒她,不要玩疯了,发生意外或不愉快。

我要补习

昨天考数学。予勤说,老师宣布有同学刚过 passing mark。今天就报告说,原来那个人就是予勤。 予勤要求让她上补习班,因为她觉得考得好差,怕跟不上,怕明年被分配到后面的班级。予勤还说,今天老师讲解未来的升学管道,她听了才被吓倒,才知道如果成绩差,她的升学选择就少了,而且还要比别人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拿到文凭。 平时,跟她说这些,她都不当一回事,想不到今天就知道严重性。 我提议不如我和她一起温习。我女儿竟然嫌弃我,说我已经 out-dated,对她们的课业不了解,没有办法教她。的确也是,我一向来数学不精,最怕这一科,能考及格真的侥幸。 予勤又向爸爸闹了一场,才接受爸爸的建议,让爸爸教她。予勤说,我爸爸是会计师,如果他女儿数学考不好,很丢脸。这是什么逻辑啊?后来,予勤又向当华文老师的英姨求救,要英姨教她华文。好!就看这热度能维持多久。 明年,予勤就升四年级了,希望她能顺顺利利,开开心心的度过剩下的三年小学生活。      

可以不要一起床就大声喊吗?

 2018 1029 星期一 早上 6:45am醒来,看到客厅的灯没亮,赶紧起床。 予勤已经穿好校服,却躺在床上。我叫她起床,去梳头,拿水瓶及饭盒。她起身,坐在餐桌边不动。 我切着面包,催着她,还是不动。我大声说她! 予勤说:”可以不要一起床就大声喊吗?”是我不对,我太急了。看到她什么都没准备,心急。 孩子,如果你把东西都准备好,我才不会去唠叨你。   2018 1030 星期二 予勤穿着她好喜欢的那件 t-shirt。 这件衣已经穿了好几年。对逐渐长大的予勤来说,有点窄了; 可是她还舍不得丢掉。她说:”这衣穿得舒服,有味道”;她还记得是在 Bugis 买的。 衣服好小件,图片是Mr Small,予勤说,早知道买 Mr Big。

2018 0817-0818 Desaru 两天一夜游 (二)

早上虽然没有闹钟,还是准时六点半醒来;然后赖到八点才去吃早餐。旅馆只给两张早餐券,所以我们多付了 RM30 买两张儿童餐券。 早餐后,两小和爸爸去泳池游泳;我自己去海边吹海风;他们游累了就来海边玩。玩到 11 点多才回房冲洗,准备退房。柜台由四个男生掌柜,好奇的问一下,原来其中一个是孟加拉人,两个印尼人及一个本地人;之前还有菲律宾人来当服务生。不问还不知,原来这里的服务业聘请那么多外地人。   离开旅馆,我们一路往南行,要去 Sungai Rengit 四湾岛吃午餐。来之前有记下几间在部落格有介绍的海鲜馆,打算看到那间就随缘进去吃;最后在 Jade Garden Seafood Corner 翡翠园海鲜酒家 解决我们的午餐。吃得有点失望。 下一站,去 Tanjung Belungkor Ferry Terminal,这里有往返新加坡 Changi Ferry Terminal 的渡轮服务;可惜来到的时候是周五穆斯林朝拜的时间,所以没办法进去里面参观。 这样走走停停,不赶景点的行程其实很轻松,也不累。希望还有机会来 Desaru。

2018 0817-0818 Desaru 两天一夜游

小时候,老爸总在学校假期带我们外游。那时,七八个孩子加上爸爸妈妈,挤上一辆车;后来,孩子越来越大,挤不上一辆车了,爸爸就请朋友驾另一辆车随行。记得,我们去了几次新加坡,还有一次去 Desaru,那一次,婆婆也跟着我们出游。想不到,再次去 Desaru 已是 30 多年后了,这次轮到我带孩子去 Desaru。这两天,小六 PSLE 口试,其他班级学生都不需回校上课,临时就决定去 Desaru走走。 Desaru 位于柔佛州的东边,以沙滩海鲜出名,和笨珍有点相似,靠海,沿着海岸线;只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。根据 gooogle map,两地距离约 128公里,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。好巧的是,东西边都有个叫 Benut的地方。 本来想租一间靠海 Chalet 小木屋,可惜都客满;在 agoda 看了看,就订下 Tunamaya Hotel & Spa Resort。其实一路上蛮多景点,比如 Desaru Ostrich Farm 鸵鸟园,Teluk Sengat Crocodile Farm, Sungai Lebam Wetland, Desaru Fruit Farm,Muzium Nelayan, Koref Desaru Leisure Farm, 还有新开的 Desaru Coast Adventure Waterpark等等。之前在其他地方参观过类似的鸵鸟园,鳄鱼园及水果园,所以这次就不打算去这些地方;只去了 Muzium Nelayan,其他时间就留给沙滩海浪。 早上 6:15am 出发,两边关卡都没有塞车,顺顺大概 20 分钟就过两个关卡。一路往…

2018 0509 马来西亚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

盼啊盼啊!终于盼到首相宣布国会解散。 等啊等啊!终于等到选举委员会宣布14 届大选的日期。2018 年5月9号,星期三,一个让全国上下哗然,怨声四起的日子。有的说,选择周日是为了降低投票率,在外工作读书的选民可能会因为时间或交通而选择不回乡投票,尤其在新加坡工作生活的百万大军。 马来西亚独立60年来,都是以巫统 UMNO 为主的国阵联盟 Barisan National 执政;但这几年里,人民对丑闻,贪污,GST,某些政客的傲慢已经不能再容忍了。再加上,网络的普及,人民接收到不同的讯息,不再限制于政府控制的媒体;不说这些网络讯息的可信度,却或多或少影响部分选情。 早上两小上学后,我载了七妹从新加坡开车会笨珍。本来还担心会大塞车,但两边关卡顺顺,直达关卡;一个小时左右就到笨珍了。看到出境新加坡没车,不免担心是不是很多人选择不回家投票。 回到家,妈妈有点紧张,怕画错选票而变成废票;以往她都一副无所谓,而且比较倾向执政党,因为每年政府都会分钱。妈妈没上过学,不识字,不阅报,不上网;但这一年多来,她每天早上都和邻居去跳舞,认识的人多了,接收的讯息也多了。也可能消费税的实行,她这个消费者也感受到物价都涨了;我时常“洗脑“说,”政府分给你的钱就是你的钱,因为购物的时候要给消费税”。 我和她复习画选票要注意的事项,她也乖乖的听,还会重复我所说的话,确保她听明白;以往她都选择盖着耳朵,敷衍说随便画就好。 投完票,回家休息,午餐后又回新加坡。妈妈也跟我来新加坡住四天。 临睡前,国阵及希盟成绩不分上下;希望明天醒来是不一样的天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2018 0510 星期四 变天了!早上六点半醒来,马上上网看新闻。天啊!真的变天了!执政 61 年的国阵输了!换政府了! 告诉妈妈这消息,她一脸不相信的样子,后来说了一句,”会乱吗?”。的确,很多人不敢投反对党就是怕发生动乱。我开玩笑说,”原来你是怕发生动乱,所以来新加坡避难!” 这一天,前首相(第四任,在位 22 年)Tun Dr Mahathir Mohamd 再次受委为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。 这一天,执政 61 年的国阵成为反对党。 这一天,带领民主行动党,奋斗了接近半个世纪的林吉祥终于见证了历史;民主行动党终于变成执政党的一员。 没有人能保证换政府一定会更好,但我相信如果不换,就没希望。在另一个世界的老爸一定很欣慰吧!

两姐妹的秘密

给予恩家里大门的钥匙,可是迷糊的她已弄丢几回。幸好每次都失而复得,总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找到。这次,又弄丢了,而且找了几天都找不到。 晚餐后,予恩悄悄的来跟我说,钥匙找到了。我问她在哪里找到?她犹豫了一下,说:”我告诉你,可是你不可以生气,不可以去骂予勤!” 原来,予勤生气姐姐,故意把钥匙收起来,让姐姐挨骂!后来,又偷偷的把钥匙放回姐姐的书包,还附上字条。